《新媒體.news》八月份 10 篇新媒體新聞精選


|新聞出版|:Facebook 推薦流量第一、新聞 App 必要性討論 & 新聞編輯室兩大趨勢「數據解讀與分析」以及「行動編輯」

Photo Credit: Charlie Brewer@ Flickr, CC BY-SA 2.0

Photo Credit: Charlie Brewer@ Flickr, CC BY-SA 2.0


√ Faecbook 推薦流量超越 Google(Mathew Ingram / Fortune

網路數據分析公司 Parse.ly 最新報告指出,Faecbook 超越 Google,成了為新聞媒體網站帶來最多流量的來源網站。

在今年五月到七月間,Parse.ly 分析的超過 400 家新聞網站像是《Wired》、《亞特蘭大》和《Business Insider》等媒體中,有 43% 網站流量來自 Facebook,而來自 Google 的流量則為 38%。排名第三名的流量網站為 Yahoo!,第四名為 Twitter,而第五名則為 Bing,只是這三者的個別貢獻流量皆不到 10%。

這並非是 Facebook 首次推薦流量超越 Google,但這是第一次兩者差距如此顯著,此外 Facebook 帶來的流量也有顯著成長,去年一月時仍只貢獻 20%,在一年半後則成長約兩倍。這顯示搜尋引擎作為推薦流量網站的地位逐漸下降,Facebook 的影響力則大幅提升。換句話說,搜尋引擎最佳化(SEO)的重要性可能會慢慢降低,而社群媒體平台分享的重要性則會持續上升。

√ 新聞媒體的原生行動 App 是否有其必要性?(Ken Doctor / Nieman Lab

新聞媒體是否應該推出自己的原生行動 App 呢?《尼曼實驗室》專欄作家 Ken Doctor 針對此議題,發表一篇文章深入討論原生行動 App 的重要性。部分重點摘錄如下:

  • 雖然透過行動 App (相較行動網站)獲取新聞資訊的使用比例偏低,但這 8% 的行動新聞人口花費在新聞 App 上的時間,則佔透過行動裝置閱覽新聞的 45%。換句話說,行動 App 的讀者擁有高忠誠度,會長時間在 App 上進行深度閱覽,而行動裝置的網站閱覽器讀者,多是透過單篇新聞連結而來,目標是多方涉獵新資訊。
  • 採取付費牆機制的傳統新聞網站,其付費讀者有更高比例會使用行動新聞 App,像是《金融時報》有大約七成的 App 使用者是付費訂閱讀者,且貢獻 96% 的網頁閱覽量。
  • 新聞 App 會提供讀者親密感和擁有權,較容易創造線上互動與參與。
  • 新聞 App 的使用者多非年輕族群,研究顯示 34 到 54 歲人口,是新聞媒體 App 的高使用族群,不過年輕世代仍會使用知名新聞媒體的 App,包括《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哈芬登郵報》、《BuzzFeed》和《Vice》等。
  • 值得注意的是,獲得行動讀者青睞的新聞媒體 App,多來自美國全國性知名媒體。製作使用者友善的新聞 App 需花費大量資源,中小型媒體需審慎考慮其必要性。

√ 新聞室的新趨勢 1:數據解讀與分析(Federica Cherubini / WAN-IFRA

數位時代的新聞室有那些趨勢呢?最顯著的是出現專門的人員或團隊,透過分析和解讀數據,來幫助編輯決定觀眾在哪兒、他們喜歡與分享那些內容,以及如何和這些用戶們互動。換句話說,新聞室的內容產製不再只仰賴記者和編輯的決定,新聞內容是否能引起觀眾興趣,像是在社群媒體上有好的互動表現,也成了新聞室中重要的決策依據。

因此新聞室開始出現新的職稱,像是「觀眾開發編輯」、「觀眾互動編輯」,甚至是「(觀眾)成長編輯」,其工作內容就是透過數據和分析工具,來決定應該何時發布訊息、發布哪類型訊息,與透過哪些平台來發布新聞,才能獲得最好的互動表現。像是《衛報》內部開發了 Ophan 分析工具,除了幫助新聞室準確分析不同地理區域的新聞表現,也提供記者們每篇新聞報導的線上表現數據,其產品經理 Chris Morgan 每天早上都會寄郵件給全部新聞室員工,詳細地解讀 Ophan 的數據分析結果。

而新聞產業也開始討論,這樣「數據導向」的趨勢是否是件好事。部分工作者認為「數據導向」將會導致點擊誘餌的出現,但 Chris Morgan 認為將這些數字融入編輯室決定,最重要的目的其實是改變新聞室文化和工作流程,讓新聞工作者認知到與民眾互動的重要性,他也不認為對這些數字的依賴,會(且應該)改變任何新聞室倫理或新聞編輯標準。面對這些數據最重要的是去了解其背後含意,將數字與新聞內容搭配解讀,且真正將數字融入新聞室工作流程中。

不過,對這些數據的依賴程度與解讀方式,至今仍沒有最終答案;新聞工作者最該關心哪些類型的線上表現數據,仍是許多新聞室不斷在面對的課題。

√ 新聞室的新趨勢 2:增設「行動編輯」(Mario Garcia / Poynter

除了「觀眾開發/互動編輯」之外,許多新聞室也開始新增「行動編輯」,包括《紐約時報》、《衛報》和《金融時報》等全球媒體皆開始出現類似職位,而《華盛頓郵報》甚至早在 2009 即設立相關職位。

新聞集團的資深策略副總裁 Raju Narisetti 表示,「行動編輯」需要了解行動產業的快速變遷,和潛在的限制與機會,包括科技與觀眾行動閱讀行為等面向,當然對於不同行動裝置也都要能一一掌握。總體來說,「行動編輯」對各媒體平台和不同類型行動裝置,皆須十分熟悉,同時也需要依據不同媒體平台特性,來調整故事敘寫、版面設計和廣告編排等面向。

最重要的是,「行動編輯」自己需要打從心底相信行動閱讀是必然趨勢,並將行動策略看作是新聞工作決策的重要一環。


|政治相關|:搜尋引擎排名對投票的潛在影響 & 《Politico》成立內容工作室

Photo Credit: DonkeyHotey @ Flickr, CC BY 2.0

Photo Credit: DonkeyHotey @ Flickr, CC BY 2.0


√ 最新研究指出:搜尋引擎排名將可能影響投票結果(PNAS; Robert Epstein / Politico

美國行為研究與科技機構的學者 Robert Epstein 和 Ronald E. Robertson,這個月在著名期刊 PNAS,發表一篇搜尋引擎排名與選舉結果的研究。他們在美國與印度進行 5 個實驗,結果發現:

  1. 有偏差的搜尋引擎排名,將影響搖擺選民(undecided voter)的投票傾向約 20%,這個數字對某些特定族群將來得更高,像是共和黨溫和派的改變可高達 80%。(這邊的偏差搜尋引擎排名,指的是搜尋結果中優先列出對候選人 A 較有利的報導,而對候選人 B 的有利報導,大多是在較後面的搜尋頁面中。)
  2. 用戶不一定會察覺到搜尋引擎的偏查結果,但察覺到搜尋結果有偏差的選民,其投票傾向的改變幅度將更大,似乎是將搜尋引擎的偏差結果,認為是一種社會認可的表現。
  3. 作者們將此稱為「搜尋引擎操控效應」(search engine manipulation effect, SEME)。

值得一提的是,其中一名作者 Robert Stein 針對此研究結果,在《Politico》寫了一篇標題為「Google 將如何操控 2016 選舉」的相關評論,表示 Google 身為搜尋引擎龍頭(美國超過 75% 的線上搜尋以 Google 為主),且 90% 的用戶搜尋點擊都集中在第一頁,然而 Google 一年調整搜尋機制高達六百次,且調整標準如同黑盒子, 在很多選舉勝差不大的區域,Google 的搜尋引擎結果將可能對選舉造成很大影響。作者最後表示,雖然 Google 應該不會惡意操控產品、傷害名聲,但最有效的方法將是透過政府管制。

該篇研究結果與作者對 Google 的評論,引起一陣熱議,討論內容從美國電子投票機到 Google Map 皆有。

√ 《Politico》成立內容工作室 Politico Focus(Rachel Raudenbush / Digiday

美國線上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在五月底時成立 Politico Focus,也就是《Politico》內部的內容工作室。根據《Digiday》最新報導,Politico Focus 的品牌廣告服務有三部分:內容製作、數據服務,和研究報告,主要是提供觀眾分析數據、製作客製的資訊視覺化內容,與進行研究來準確反映競選廣告的實質影響力。

《Politico》廣告商的目的,通常是希望透過《Politico》來影響在華盛頓特區的政治菁英,一種是希望改變組織自身名聲,影響外界對其觀感,另一種則希望引導政策方針與政府施政策略,改變政策制定者的想法。

一般原生廣告往往受到外界質疑,認為其模糊新聞分野,而《Politico》的政治新聞特性,更讓其Politico Focus 製作的品牌廣告受到高度檢視。因此《Politico》表示會將品牌廣告清楚標示「贊助」(sponsored)字樣,且讀者可以點選連結觀看其定義,也就是「由廣告商製作或策展的內容」。當成立內容工作室成為趨勢,如何維持新聞品質與對新聞倫理的堅持,成了各家新聞媒體的重要考驗。


|品牌與廣告|:Periscope 的品牌經營策略 & 阻擋廣告普及度提高


√ 各大品牌常見的 5 個 Periscope 經營策略(Tanya Dua / Digiday

Twitter 旗下的熱門行動直播軟體 Periscope,在今年 3 月正式推出,在不到半年的時間內,已經被下載超過 1 千萬次。Periscope 日漸提升的普及度、高參與度,與低成本,讓許多品牌紛紛設立 Periscope 帳號,來場行動直播平台的實驗

行動直播的特點之一在於「現場」轉播,由於直播內容無法編輯也無法修正,品牌在經營 Periscope 時也特別審慎,且採取特定活動模式,來獲取用戶注意力和參與。品牌常見的 5 個 Periscope 成功經營策略包括:

  • 獨家活動搶先看,提供現場幕後花絮直擊
  • 宣布新品上市,或是特別折扣活動
  • 讓名人擔任直播現場主持人
  • 直播現場問與答,邀請用戶與活動現場嘉賓互動
  • 品牌內部揭密,透過 Periscope 鏡頭帶用戶一窺品牌企業文化

√ 廣告封鎖軟體普及度提高,對產業將造成衝擊(Mark Scott / NY Times Blog ; The 2015 Ad Blocking Report / PageFair

來自 Adobe 和 PageFair 兩家公司的最新報告指出,廣告封鎖軟體的普及度迅速提高,全球過去 12 個月有近 41% 的使用成長,現階段大約有 2 億活躍的廣告封鎖軟體使用者。美國廣告封鎖軟體使用者成長 48%,來到 4 千 5 百萬活躍使用人次,在歐洲則有近 8 千萬人次。廣告封鎖軟體預估在 2015 年,將造成出版商約 220 億美金的損失。

臺灣目前的廣告封鎖軟體滲透率大約為 4%(最高的是希臘和波蘭,分別為 37% 和 35%,美國約 15%),廣告封鎖軟體活躍使用者為 70 萬。

目前廣告封鎖軟體多以桌機為主,不過調查報告指出,行動裝置上也逐漸出現封鎖軟體的使用。而廣告封鎖軟體的蓬勃,首當其衝的應該會是遊戲、社群網絡,以及其他科技相關的網站,在網路廣告要獲得民眾關注本來就不易的情況下,封鎖軟體可說是讓此情況雪上加霜。此外,在數位廣告成為出版商的重要收入來源之際,廣告封鎖軟體的崛起,對於全球新聞出版商在數位世代的獲利來說,無疑是另一隱憂。


|社群媒體快報與趨勢|:Instagram 改變影像分享格式 & 「2015 年行動簡訊與社群媒體報告」重點摘錄

Photo Credit: Pixabay CC0

Photo Credit: Pixabay CC0


√ Instagram 照片與影片分享,將不再侷限於正方形格式(Instagram Blog

根據《天下雜誌》這個月中發布的台灣地區「數位生活大調查」報告,在臺灣 24 歲以下年輕族群中,有將近五成使用率的 Instagram 改版,Instagram 用戶透過新版分享照片,將不用再侷限於正方形相片格式了,用戶今後將可以分享直立和橫向的照片與影片。

Instagram 數據顯示,用戶上傳的五張相片(或影片)中,即有一張不是正方形格式,雖然正方形格式的照片有其視覺上的美觀性和一致性,然而用戶為了符合 Instagram 的正方框要求,往往須裁切照片,造成不少困擾。為了鼓勵更多用戶使用,以及因應寬螢幕手機的趨勢,更新版本中,Instagram 用戶只需要點擊格式按鈕,調整照片的方向,即可以直接上傳原始格式的照片或影片。

此外,新版的 Instagram 也整合相片和影片濾鏡,所有的濾鏡將能同時套用在照片和影片,且用戶還能調整影片濾鏡的強弱。

√ 「2015 年行動簡訊與社群媒體報告」5 大重點摘錄(Maeve Duggan / Pew Research Center

美國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發布「2015 年行動簡訊與社群媒體報告」,重點摘要如下:

1. 大約 36% 美國智慧型手機持有者,使用行動簡訊 Apps 像是 WhatsApp、Kik 和 iMessage。簡訊 App 以年輕族群為主要用戶,18 – 29 歲智慧型手機持有者中,將近五成使用行動簡訊軟體,而 30 -49 歲年齡層中,則有 37% 使用簡訊軟體,大約 24% 的 50 歲以上智慧型手機用戶,會使用簡訊軟體。

2. 有趣的是,只有約 17% 的智慧型手機持有者,使用閱後即刪通訊軟體像是 Snapchat 和 Wickr,其中尤以年輕世代為主。18 – 29 歲智慧型手機持有者中,大約四成使用閱後即刪簡訊軟體,30 -49 歲手機用戶中,使用此類簡訊軟體的比例降至 11% ,只有不到 5% 的 50 歲以上智慧型手機用戶,使用閱後即刪軟體。

3. Facebook 仍然是美國最熱門的社群媒體,72% 的網路人口擁有 Facebook 帳號。排名依序是 Pinterest(31%)、Instagram(28%)、Linked(25%) 和 Twitter(23%)。Facebook 不只擁有最多用戶,同時其用戶參與度也最高。大約七成 Facebook 每天會使用 Facebook,第二名是 Instagram(59%),接下來依序為 Twitter(38%)、Pinterest(27%)和 LinkedIn(22%)。

4. Facebook 和 Twitter 在過去四年使用者人數成長幅度不大,2012 年時,67% 和 16% 的網路用戶分別是 Facebook 和 Twitter 使用者,在 2015 年時則成長為 72% 和23%。

5. 圖片社群媒體 Pinterest 和 Instagram 四年來的用戶數目,成長大約兩倍。2012 年時,15% 和 13% 的網路人口分別是 Pinterest 和 Instagram 用戶,2015 年時則上升到 31% 和 28%。值得注意的是,此漲幅在 2014 到 2015 年間趨緩。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