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抗網路霸凌 vs. 捍衛言論自由:匿名社群媒體 Yik Yak 在美國各大校園引發爭議

(新媒體世代 / 蘇怡帆、王奕程)「線上匿名發言」成了臺灣最近熱門的討論話題,而在美國,有一款社群媒體因為採取「區域限定」的「匿名發言」設計,現正風靡大學生社群,而這款應用程式就是 Yik Yak。

Yik Yak 有哪些特別之處?

在 2013 年 11 月開放下載後,Yik Yak 遵循臉書的成功模式,先在創辦人泰勒·德羅爾(Tyler Droll)和布魯克斯·布芬頓(Brooks Buffington)位於南卡羅萊州的母校傅曼大學( Furman University)及周圍地區推廣,接著就像一陣旋風橫掃美國各大學校園,現在則列居前十大最常被下載的匿名應用程式。

Yik Yak 有哪些特別之處,竟能在眾多社群媒體程式中異軍突起,受到美國大學生歡迎呢?首先,Yik Yak 採取匿名發文制,無論是發表還是回覆 Yaks(使用者稱呼 Yik Yak 上的訊息為 Yak),社群平台上都看不到發文者身分,沒有真名也沒有虛擬的網路 ID。用戶的發言形式像是匿名版本的微網誌,發文內容限制為 200 個字元。

和其他匿名軟體像是 Secret 和 Whisper 相比,Yik Yak 最特別的是透過全球衛星定位系統(GPS)追蹤用戶地理位置,用戶只能和距離自己 10 哩半徑範圍內的其他使用者交換訊息,包括留言、回覆,和投票表達喜愛(upvote)或厭惡(downvote)。雖然透過 Yik Yak 的「窺視」(peek)功能,使用者可以閱覽其他有活躍使用 Yik Yak 的地理區域所發出的訊息,但針對不在 10 哩半徑範圍內的社群對話,用戶只能閱覽但不能留言、回覆或投票。

也就是說,使用者參與的訊息交換活動,不是根據生活中的好友圈(像是臉書),或是線上追蹤的對象(像是推特)來決定,而端視用戶所處的區域位置,且全部的互動都是以匿名方式進行。這樣的設計是希望建構一個和真實生活更為親近,且和用戶緊密相關的虛擬社群。

Yik Yak 創辦人的最初動機是希望創造一個平台,讓每個用戶的發文都有機會被閱讀,而不是像現有社群媒體(例如臉書和推特)的機制,容易讓朋友或追蹤者多的用戶的聲音被聽見。更重要的是,他們認為因為臉書或其他平台,需要用戶提供真實身分,所以上面的發言可能是不真實或被修飾過的。他們希望藉由 Yik Yak,讓每個人都能在身分隱私被保密的情況下,真實地和周邊的人表達自己的看法。

網路霸凌爭議:毀謗、歧視或攻擊言論

只是,匿名留言在造福網路言論自由化的同時,反面刃就是可能助長負面甚至不負責任的網路評論。(延伸閱讀:從學術角度探討網路霸凌與「匿名發言」制的兩難:助長線上言語暴力 vs. 守護線上民主價值

Photo Credit: Pixabay CC0

Photo Credit: Pixabay CC0

Yik Yak 成立只有一年多的時間,但是卻頻頻成為新聞版面的爭議話題。雖然平台上內容多是用戶自己日常生活感受和經驗,像是大學生討論考試、課堂報告,抒發心情,或是閒聊前一晚的派對情況。但是由於其匿名性質,平台上也常出現騷擾或是霸凌訊息。

去年秋天,東密西根大學(Eastern Michigan University)一位女教授透過教學助理發現,自己竟然成為 Yik Yak 上大學生用戶的討論對象,且這數十則討論中,多充斥著貶低及性騷擾等不堪入目的內容。她一氣之下告到學校校方,希望學校正視這件事情並採取制約行動,甚至表示她已經準備好要請律師。然而這件事情卻不了了之,因為匿名制的限制,讓校方無從得知發文者是誰,而 Yik Yak 也表示除了觸犯法律的威脅言論外,他們不會透漏發文者訊息。

類似的事情反覆地在美國各大校園上演,且情況越演越烈,不只是老師成為被討論的對象,許多針對種族、性向的歧視言論也紛紛出現。像是在肯尼恩大學(Kenyon College),甚至有 Yik Yak 用戶提議在學校女性中心進行輪暴。

而美國艾默理(Emory)大學學生會大二代表麥斯威爾·鄒柏曼(Maxwell Zoberman)也發現 Yik Yak 上有關種族歧視的言論逐漸增加,像是「在艾默理附近開車最喜歡的遊戲:不要撞到亞洲人」以及「大家停止仇恨吧。我們只要感謝我們不是黑人就好」之類的訊息頻繁出現。

經過查證學校自由表達言論的規章後,麥斯威爾·鄒柏曼發現學校有明確條文,規定不可以針對學校任何特定種族散播歧視性騷擾言論,因此他向學生會提出在學校的無線網路範圍內封鎖 Yik Yak 的草案。雖然他深知此類法案有如空設,因為學生如果手機有搭配電信上網方案,此類的封鎖方式沒有太多實質效用,但他仍認為學校應該要為此類網路匿名霸凌表達立場。結果,麥斯威爾·鄒柏曼成了 Yik Yak 上新的攻擊對象,許多用戶針對他發表激進言論,甚至直接將他比為希特勒。

值得注意的是,線上地理區域限制更是讓霸凌情況雪上加霜,因為 Yik Yak 只限定特定地理範圍內的用戶發言,因此看到影射自己的霸凌發言時,感受又會更為慌亂,因為雖然仍不知道訊息來自何方,但卻會知道這些線上言語暴力,很可能是源於自己真實生活周遭的朋友。這不只會引起用戶恐慌,更可能造成對周遭朋友甚至社會的不信任感。

除了歧視和騷擾言論外,Yik Yak 也被來自北卡羅萊納大學、密西根州立大學、賓州州立大學,以及奧克拉荷馬州立大學等十多所大學的學生,用來散播「生命威脅」訊息。在今年四月份時,奧克拉荷馬州立大學區域的 Yik Yak 上看到一系列預告幾天後將進行校園槍擊射殺的訊息,像是「本周五將有校園槍擊。你已經收到警告了。」看到訊息的學生馬上通報警方,經過和 FBI 以及 Yik Yak 官方合作,匿名散布威脅訊息的學生已經被逮捕,並因為編造恐怖攻擊的惡作劇行為,而面臨可能高達 10 年牢獄刑責的重罪指控。

Yik Yak 的應對

針對層出不窮的線上霸凌,以及來自父母和教育工作者的反對聲浪,Yik Yak 也開始正面回應這些反彈。首先,考量到國中及高中生可能還未發展成熟到可以負責任地發表匿名言論,以及來自教育界的普遍擔憂,Yik Yak 不只將蘋果應用程式商店推薦的使用年紀,從 12 歲提高到 17 歲(不過實際上仍沒有任何核可年紀的手續),更透過線上地理圍欄(geo-fence),封鎖美國近九成國中以及高中區域使用 Yik Yak 的權限。當在封鎖區域的用戶希望登入 Yik Yak 時,會看到寫著「看起來你正在不允許使用 Yik Yak 的國高中區域,你將無法寄發或閱讀訊息」的短訊,且無法登入。

而 Yik Yak 也呼籲學生不要在 Yik Yak 上散布任何會觸犯法律的威脅言論,雖然 Yik Yak 不要求任何形式的註冊,但他們擁有發布訊息的 IP 地址、該訊息的 GPS 地點資訊,以及訊息散布的時間,如果有任何威脅大眾安全的言論出現,他們會將相關資訊交予警方、配合調查需要,就像前述的奧克拉荷馬州立大學槍殺威脅事件 一樣。

而為了改善 Yik Yak 可能的濫用情況,Yik Yak 也積極地從本身使用制度上改善。像是使用者可以向 Yik Yak 檢舉不適當的留言,而 Yik Yak 也有專門人員 24 小時審核訊息。

此外,訊息如果經其他使用者投票表達喜愛和厭惡後的總和來到 -5(系統上,喜愛的計分為 +1,厭惡則為 -1),則該訊息將會被刪除。這讓整個 Yik Yak 用戶社群可以一起監督 Yik Yak 的濫用情況,像是看到霸凌言論時,可以透過投反對票的方式讓該言論被移除。

其他用戶的主動正面回擊

對於線上霸凌訊息採取類似正面回應手法的還包括一群美國柯蓋德大學 (Colgate University)教授。在去年秋天該校園在 Yik Yak 上經歷一系列種族歧視言論攻擊後,超過 50 位教授組織了一場稱作 「Yak 反擊」(Yak Back)的活動,鼓勵學生散布正面以及反歧視的訊息,來淹沒平台上的負面攻擊。

美國佛羅里達大學傳播學院也主動和 Yik Yak 合作,推出一個專屬佛羅里達大學校區使用者的新聞牆。新聞牆由傳播學院學生來主導訊息發布,內容包括當地新聞、校園新聞、地區發展,以及其他佛羅里達大學社群民眾會感興趣的內容。而 Yik Yak 其他用戶雖然無法在該新聞牆上分享任何資訊,但可以對於喜歡的資訊投票表達喜愛(upvote),以及寄發校區新聞給新聞牆團隊,請他們代為發表。

傳播學院的學生們表示,透過投票結果,他們可以了解學生們感興趣的新聞和校園資訊。此外,透過 Yik Yak 在校園的高人氣以及其特殊的區域限定功能,他們可以更有效地傳播資訊,並和學生們進行溝通。

Yik Yak 在大學校園持續引發熱議

雖然 Yik Yak 採取積極應對措施,大學校園的用戶們也主動出擊,掌握 Yik Yak 平台的優勢,但是無法避免地,許多大學生和校方人士仍然擔憂 Yik Yak 平台上的各種霸凌言論,會對其他用戶造成負面影響。做為回應,Yik Yak 表示如果教育人員對於「大學校園」內的 Yik Yak 使用有疑慮,也可以向 Yik Yak 提出線上地理圍欄的申請,經核可後,Yik Yak 則會封鎖該區域對於 Yik Yak 的使用權。

但是否在大學校園內封鎖 Yik Yak卻在各大校園引起爭論。

認同封鎖 Yik Yak 者雖然也贊同自由言論的權利,卻認為民眾沒有權力不負責地公開表達任何評論,包括針對種族議題使用歧視及攻擊性的字眼。尤其 Yik Yak 網路上層出不窮的霸凌言論,加上區域限定的匿名發言設計,將增加被攻擊者對於現實生活的不安全感和不信任。像是北卡羅萊納大學教堂山分校先前也慎重考慮是否要在校園內封鎖 Yik Yak,學生事務副校長溫斯頓·克里斯普(Winston Crisp)表示,「Yik Yak 對整個社區沒有太多價值,反而為學生們製造了更多問題。」校方希望學生們能自在地討論種族及其他議題,他們也希望盡力提供學生這樣受到尊重的環境。

而反對封鎖 Yik Yak 的一方表示,網路霸凌言論並不僅限於 Yik Yak 社群平台,如果希望避免學生接觸到任何線上霸凌討論,則將有太多網路資訊需要被封鎖。舉杜克大學校方為例,杜克大學學生事務副校長賴瑞·夢那塔(Larry Moneta)表示「杜克大學並沒有禁止 Yik Yak 的計畫,因為他們不斷告訴學生的就是言論自由的珍貴,甚至包括負面言論。」他不斷提醒學生們,每個學生都有權力去忽略負面攻擊,而這些負面攻擊也終將流逝於時間的洪流中。

Yik Yak 表示他們下一步希望持續擴展,包括開發大學生以外的使用者,以及增加其他像是傳送照片的功能。只是如何能夠更嚴密監控平台上的威脅及霸凌訊息,勢必是 Yik Yak 在擴大發展時得持續面對的問題。

參考資料:CNNHuffington PostNew York Times 1, 2, O’CollyTechCrunch, UF  College of Journalism and Communications, WiredWRAL.com, & Yik Yak 1 & 2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