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我的老師知道」:美國 17 州教師自發參與的線上串聯與線下響應活動

Photo Credit: Kyle Schwartz @ Twitter

當班上有超過九成的孩子都是生活在貧窮線以下時,身為這群孩子們的老師,要怎樣知道這些孩子們真實生活的樣貌,而自己要如何做才能進一步支持這些孩子們呢?

在美國科羅拉多州丹佛市一名公立小學三年級女老師凱爾·史瓦茲(Kyle Schwartz),發起了一項叫做「我希望我的老師知道」(I wish my teacher knew)的作業,希望班上的小朋友們在便條紙上寫下他們希望告訴老師的事情。

凱爾·史瓦茲收到的紙條內容,很多讀起來都坦白得讓人驚訝卻也忍不住令人心疼,而凱爾·史瓦茲因為受這些孩子們的坦誠表白衝擊,也將收集的紙條內容分享在推特(Twitter)上。

凱爾·史瓦茲分享的第一張紙條寫著:「我希望我的老師知道,我在家裡沒有鉛筆可以寫作業。#教育對話。#同事對話。」

透過使用教育工作者常用標記「#教育對話」(#edchat)和「#同事對話」(#fellowschat),這項作業在短時間內即在推特平台上受到教育圈的大量關注。

孩子們的坦白告白因此在推特上颳起一陣「#我希望我的老師知道」(#IWishMyTeacherKnew)的標記熱潮,許多不同地方的教育工作者們紛紛採取讓孩子寫下自己心聲的作業模式,來更進一步了解班上的孩子們,並將聽到的孩子們心聲分享在推特上。

其中一名孩童寫下:「#我希望我的老師知道我有多麼想念爸爸。因為他在我三歲的時候被遣返回墨西哥,而我已經六年沒有看到他了。」

其他同樣坦白地讓人心碎的紙條內容寫著:「#我希望我的老師知道,有時候聯絡簿沒有簽名,是因為我的媽媽常常不在家。」

在美國,至少有來自 17 個州的老師們加入了這場線上串聯與線下響應活動。像是一位來自愛荷華州的八年級科學老師,將孩子們的告白整理分享在推特上並寫到:「記住他們不只是學生… 他們是一群在成長過程中得面對很多事情的孩子。#我希望老師知道。」

他整理的學生心聲中,一樣充滿很多大人世界可能從來沒有想過的屬於孩子的苦惱,像是「我希望我的老師知道,因為我不懂如何把書讀得很好,因此我生活在很多痛苦中,且擁有很多悲傷。」,以及「我星期五和星期六都得去餐廳幫忙父親,因此我沒有時間可以做功課。」當然也有學生給予老師很貼心的鼓勵,像是「我希望我的老師們知道,他們的課有多有趣。」

不只小學老師紛紛響應這項課堂作業,中學老師也嘗試和班上學生透過回答「#我希望老師知道」的方式來溝通。其中一位北卡羅萊州的中學老師也將班上學生寫的內容分享在推特上,並寫著:「我希望我的老師們知道… 中學生們的回應。哇!(這些回應是如此)真誠、坦率且強大。#我希望老師知道。」

透過這項課堂作業,凱爾·史瓦茲學習到「不要去假設孩子們要的是什麼」。她班上的學生們大多是拉丁美裔,且有超過九成的孩子符合領取免費或是減免午餐,然而孩子們所透露出的心聲中,大部分都和物質生活沒有太多關係。而且雖然凱爾·史瓦茲當初因為考量很多分享內容的隱私性,讓孩子可以選擇匿名或是註明姓名,但是大部分的孩子都選擇了公開姓名,坦率地和班上同學分享自己的感受。

而深受感動的民眾們也紛紛詢問凱爾·史瓦茲該如何幫助班上孩子們,凱爾·史瓦茲表示可以捐款至一個專門為公立學校教育而設置的線上募資平台 DonorsChoose.org,所有公立學校的老師們都可以在上面設立不同教育專案計畫並列出所需款項,來和網路民眾募款。(註 1)

而凱爾·史瓦茲在該平台上一共建立過 49 個教育專案,總共獲得將近 400 位捐款者的善心捐款。雖然目前所有專案都已經達成目標,但是民眾仍然可以捐助善款,幫助凱爾·史瓦茲在未來的其他教育專案。

透過「#我希望老師知道」的社群媒體線上串聯,一間地方小學的課堂作業瞬間在全美國引起線下熱烈響應。以前無法做到或是得花費大量心思和時間的全國教育串聯,由於透過推特和其標記功能,在短時間內竟在全美國甚至全球引起密切討論,並且受到許多教育工作者認可且自發性地採用。而這些線上活動,不只加深教師對孩子們的關懷,同時也讓民眾進一步認識了公立學校教育的問題,並且將關心轉化成實際線上捐助行動。

「#我希望老師知道」可以說是一場成功的社群媒體慈善廣告活動,最大的受惠者則是公立學校的孩子們,以及希望為孩子們的教育再多盡一份心力的教師們。

———————————

註 1:根據數據,美國公立學校有 670 萬一年級到八年級的學生其生活都是低於貧窮線之下,且有 1500 萬的學生符合領取免費午餐的資格。

參考資料:CBSCNNDonorsChoose.org & Kyle Schwartz Twitter

 

分享這篇文章